12月5日消息,据报道,三星电子将在越南追加投资20亿美元,进一步巩固越南作为三星重要生产基地的地位。

据了解,三星目前是越南最大的外国投资者,其在越南共有6家生产公司、1家销售公司和一个研发中心。

截止今年6月,三星电子在越南的总投资额超过了200亿美元,三星电子会长李在镕还考虑参加今年年底的越南研发中心竣工仪式。

此外,另一家韩国巨头LG集团将在该国再投资40亿美元,使其成为智能手机摄像头生产中心。目前,LG已在越南累计投资53亿美元,生产电子家电、照相机和汽车零部件等产品。

不仅如此,美国半导体巨头Intel也在越南建立了工厂,投资达15亿美元,其在越南已拥有2800名员工。

有半导体行业的观察人士表示,越南在生态友好性和劳动力成本方面具有很强的吸引力,半导体将会为当地带来巨大的附加值。

随着各大跨国厂商的投资和规模的扩大,越南成为全球半导体行业的制造中心只是时间问题。

大笔加码越南!三星电子和LG将追加投资数十亿美元建厂-优客号

三星在越南开启多项业务,除了三星,越南还有哪些半导体巨头?

三星在越南开启多项业务,除了三星,越南还有如下的半导体巨头。

一.三星在越南开启多项业务
三星公司希望在2022年末或2023年年初在河内设立研究开发中心,为三星公司在越南和东南亚地区提供技术支持。

三星手机在越南已经占据了三星公司50%的全球产量,而越南三星手机则销往世界各地128个国家。

二.安靠科技在越南建厂
安靠科技是世界上第二大的封测设备供应商,它宣布将在越南北宁省新建一家新的智能测试工厂。新工厂的第一期主要致力于为全球半导体及电子企业提供先进的 SiP封装及测试解决方案。
第一期工程预计投入2亿5千万美金,占地20000平米的无尘房将于2022年开工,2023年下半年量产。

安靠科技在亚洲和欧洲拥有17个工厂,分别在中国,韩国,日本,马来西亚,菲律宾,葡萄牙。

三.英特尔在越南建厂
2006年,英特尔在越南胡志明市投资了10.4亿美元,建设其全球第七个封测厂,2020年六月,英特尔因为中美两国的贸易战争,从中国向越南转移了14 nm工艺的第十代处理器生产线,为尽快解决产能问题,2021年1月宣布追加投资4.75亿美元扩产。
虽然越南半导体产业链现在还不够发达,但越南拥有与中国相邻的有利地形,再加上日本和韩国的汽车厂商在越南建立了一条产业链,这些产业链将会吸引大量的电子厂商前来投资,并将目光投向技术密集的电子技术产业。

三星也开始产业转移了!将在2023年开始在越南生产半导体零件

据财联社的报道,三星电子正准备于2022年第四季度或2023年初在河内开设新的研发中心,并计划扩大在越南的零部件生产。 三星希望越南的泰阮工厂可以在2023年7月开始大规模量产芯片。

虽然目前大部分iPhone 的制造订单都在国内完成,但苹果和库克正在有意识地在越南和印度等地区开发 iPhone 产能。AirPods 和 iPads 的部分产能已转移至越南,iPhone 13 的生产也已在印度开始。但是,中国的产业工人群体在亚洲有着明显的优势,其庞大的人口数量是东南亚无法比拟的。 并且地方政府积极配合苹果,愿意确保苹果供应商有充足的土地、劳动力和资源供应。

早前分析师郭明錤发文称,过去苹果的供应链管理主要集中在质量和成本上,但现在日益增长的地缘政治风险正在造成去全球化,这增加了供应链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现在的国外基本上已经实现了共存,已经全面的开放,基本上不用担心生产停滞等问题。

而我国的政策则是“动态清零”,就如同现在的三亚一般。一旦出现大规模疫情的爆发,整个城市就会陷入停滞。一旦像今年上半年一般出现在上海这样的经济中心,其后果是企业无法承担得起的。

而这样的后果就是导致工厂的转移,失去大量的工作岗位。随着我国的发展,在中国建厂的成本显然要比过去高上不少。三星约 60% 的智能手机是在越南生产的。

截至 2022 年 6 月,三星已在越南投资超过 200 亿美元,约为最初承诺的 28 倍。 不过我们也有应对措施,正在逐渐的从“中国制造”转变为“中国智造”。具体的效果如何,还是交给时间来评判吧。 对此你有什么看法?欢迎在下方讨论。

三星集团成为越南最大投资商,三星越南公司出口额占越南三分之一

越通社河内——韩国三星集团当前重点发展包括越南在内的东南亚市场。2008年起,在十年的时间期间,三星对越南投资总额已从6.3亿美元增至173亿美元。

据统计,越南手机和相关零部件出口大部分来自三星。2019年前8月,越南电子产品出口增长5.6%,创汇333.9亿美元。 分析人士认为,三星选择越南的主要原因在于越南一直是世界上政治 社会 最为稳定的国家之一,越南政府为外国投资商推出了许多优惠政策,越南拥有廉价的劳动力,地理位置也十分符合三星的条件。此外,越南对于将生产线从外国转到越南境内的政策较为开放。

目前,越南已经成为三星发展战略中的重要环节。2019年前8月,越南电子产品出口增长5.6%,创汇333.9亿美元。而三星是其中的出口主力军。

越南是东盟经济体成员国。越南参加了包括《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战略伙关系协定》(CPTPP)等系列新一代自由贸易协定。原产于越南的商品将有更多机会远销世界各国。

据越南 科技 新闻报的报道称,三星于1992年进入中国市场,共投资建设了13个手机工厂,7个研究中心,工作人员4.56万人,是对中国投资最大的韩资企业之一。 韩国三星电子代表日前称,已经在今年9月底暂停了中国手机工厂的生产。 近年来,中国经济从高速转入中速发展,同时伴随着劳动力价格的不断上涨,各地对外国投资商的优惠政策也被逐步削减,中国国内市场竞争也愈加激烈。

为了降低风险,这几年不断缩减和转移在中国的生产线,三星花了大量时间和精力在印度、印尼等国家寻找建厂基地,最终选择了越南。

越南能成为下一个世界工厂吗?

零 导读
2020年越南曾以防疫“优等生”而著称,在2021年却经历了德尔塔疫情的重大挫折,但自去年年末以来,越南经济逐渐走出了疫情阴霾,开始复苏。
据中国驻胡志明市总领馆经商处,越南《海关在线》近日援引越南海关总局公共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越南进出口总额达到1760亿美元,同比增长14.4%,出口达到891亿美元,进口876.4美元,同比分别增长13.4%和15.2%。

越南三月份出口额超过了深圳,还引发网络热议。

那么,越南的经济是否已经“满血复活”,甚至有可能成长为下一个世界工厂呢?
壹 “越南制造”抢占全球市场
去年,越南在遭遇德尔塔型新冠病毒的疫情时,属于疫区的胡志明南部地区要求企业采取让员工留在工厂内的“工厂隔离”,很多订单流出越南。今年春节后,越南企业开始加速复工复产,并在3月中旬开放入境限制,部分之前回流到我国的订单,开始外流到越南,越南在全球产业链中的地位再次加强。
今年越南服装企业生产经营活动继续保持强劲增长。

数据显示,纺织服装是2022年第一季度对越南出口增长贡献最大的商品类别,增长达14.6亿美元,也是2012年以来同期增幅最高的商品。美国继续成为越南最大的纺织服装进口市场,进口额为43.6亿美元,同比增长24.2%。

胡志明市服装、纺织品、刺绣和针织协会主席则表示,许多纺织和服装企业已经获得了足够的订单,可以生产到今年年中甚至9月。

其次是计算机、电子产品及零部件增加12.2亿美元,主要出口到中国、美国和欧盟;机械、设备、工具及备件增加8.29亿美元,主要出口到美国、欧盟、韩国和中国。
越南还是全球最大的木材产品出口国之一。越南的木材行业的企业也收到了大量订单,他们表示到第三季度甚至是今年年底前可能都忙不过来。

整体来看,2022年第一季度越南出口的前三大市场是美国、中国和欧盟,出口额分别为259.6亿美元、134.4亿美元和114.2亿美元。
外贸繁荣,内需提振,越南展现出了令人出乎意料的经济活力。就连李嘉诚也把它视作投资的下一站。

据越南媒体报道,4月初,李嘉诚旗下的长实集团与日本欧力士集团,通过越南当地合作伙伴万盛发集团,会见了越南胡志明市市长潘文迈,共同商讨在胡志明市的投资事宜。
据越南《工贸报》报道,近日越南工贸部进出口局副局长陈海清在接受采访中表示,2022年越南出口增速的目标为6%-8%,发挥好已签署自贸协定作用将是实现上述目标的最大动力。
据悉,越南这些年为了发展外贸,努力“加群”。自2007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之后,先后和世界多国签署自贸协定,成为地区国家中签署自贸协定最多的国家之一。

这几年越南参与的大型自贸协定陆续生效,如《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越南与欧盟自由贸易协定》(EVFTA)、《越南与英国自由贸易协定》(UKVFTA),以及最近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等。
陈海清表示,越南自贸伙伴市场规模和需求较大,自贸协定对进出口的促进作用不言而喻。2021年,越南对墨西哥、秘鲁等CPTPP缔约方出品均实现了大幅增长;RCEP也为越南企业出口带来更大市场机遇,且中国、韩国、日本等缔约方是越南重要原材料来源地,协定的生效实施将有利于区域供应链。
据预测,越南货物贸易量总额有望在今年创下7000亿美元的新记录。

越南的出口屡创历史新高,“越南制造”在国际贸易舞台上的市场份额继续扩大。渣打银行经济学家利拉潘(Tim Leelahaphan)表示,近年来,国际上许多大型科技企业已经或计划将生产活动转移到越南,以实现供应链多元化。越南继续成为电子、纺织和鞋类等领域的区域生产中心。
贰 越南会成为下一个“世界工厂”吗
纵观东南亚近三十年的经济发展,延续着“学习-复制-崛起”的发展思路,特别是以“中国经验”为蓝本,越南在“革新开放”后逆势崛起,俨然一颗新兴的东南亚经济明珠。

2021年以来,为了吸引外资,越南不断释放积极信号。
三星、诺基亚、英特尔、富士康、和硕、纬创、乐高等全球巨头企业2022年初选择继续在越南追加投资。

亚洲开发银行(ADB)驻越南代表处首席代表安德鲁·杰富瑞(Andrew Jeffries)认为,在新冠肺炎疫情和全球地缘政治波动造成的影响下,全球投资流量有所减少,但预计流入越南的外国投资资金仍在强劲增长。

据了解,已有大量电子、家电制造业也已经将产业链转移至越南,仁宝、戴尔、三星、LG等都在越南建厂,供应链也随之迁至越南,这对中国珠三角制造业来说是个挑战。
深圳市软科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金心异表示,越南是这轮全球供应链调整的最大受益者之一,它承接的产业链转移分为两个阶段:
一是香港、台湾以及大陆的轻纺工业,包括服装鞋帽、玩具等,这些主要转移到了越南的南部,在胡志明市周围;
二是最近这几年的ICT产业转移,主要转到了越南北部的“河太北地区”,最标志性的就是三星电子撤出中国大陆,将它主要的生产基地放在“河太北地区”。
“三星电子的转移是一个最大的带动力量,它产业链上的很多企业也跟着过去,是导致越南出口额暴涨的主要原因。


据越南海关总署统计数据显示,2021年,越南手机和零配件出口额达575.4亿美元,同比增长12.4%,创历史记录。其中,三星电子是最大贡献者。三星(越南)公司对越南GDP的贡献率达20%左右。
那么,越南会成为下一个世界工厂吗?与中国展开激烈的竞争吗?
叁 中越两国在产业链上更多的是互补
中科大科技与战略风云学会副会长陈经表示,中国和越南在产业链上并非是竞争关系,更多的是互补。

他表示,国际产业链重构在十几年前就已经开始出现。越南因为劳动力成本低廉,且制造体系相对“靠谱”,承接了部分产业的输出,比较突出的是纺织业和电子组装行业。

他说,在这十几年间,越南的发展并没有影响到中国的就业,中国的出口外贸依然高速增长。

相反的是,产业链重构促进了中国和越南之间的贸易关系发展。越南从中国大量进口原料或零部件,进行组装出口。
据中国海关统计,2021年中越双边贸易额首次突破2000亿美元,达2302亿美元,按美元计同比增长19.7%,按人民币计同比增长12%。中国对越顺差在450亿美元左右。

中国保持为越南第一大贸易伙伴和第二大出口市场,越南也保持中国在东盟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地位。
陈经表示,越南外贸当前还处于组装出口的模式,附加值很低,价值依然掌握在外国厂商手中,本土企业实力弱小,未来能否升级,还有待观察。他指出,产业升级需要长期的规划,并不是水到渠成那么简单。

肆 中国供应链的“外溢”
外交学院世界政治研究中心主任施展在其2020年出版的著作《溢出》中指出,制造业向越南的所谓“转移”,实际上是中国供应链的“溢出”,在可预见的未来,这一事实不会发生实质性变化。
“在越南和珠三角的调研告诉我们,从中国向越南转移的,并不是某些行业中的整个产业,而是该产业生产流程中的某些特定环节,主要是对供应链需求较低、人工成本占比较高的环节,通常是最终的组装环节。其他。

三星手机在国内被摩擦,可是你真的了解三星帝国吗

2017年,三星终结了英特尔25年的霸主地位,成为全球最大的半导体公司;同时,它还“干掉”苹果,成为全球 最赚钱 的企业。 在全球,三星依旧是最大的手机制造商。

三星不仅强, 而且大 三星“帝国”到底有多大 看完视频可能会吓到你 ↓ 在韩国,三星的影响力更是“一手遮天”,其营收占韩国GDP的20%。 有人调侃,韩国人一生有三件事情无法避免,死亡、税收和三星。 除此之外,三星还是韩国第一大军火商、全球三大造船厂之一,会造飞机、坦克,迪拜塔、台北10
1.吉隆坡双子塔都是它盖的。 最逆天的是,它控制着全球手机产业链的命脉。

手机三大件CPU、存储器和液晶面板,后两项三星都是全球第一,芯片代工全球第四。 以存储器为例,三星DRAM的占有率高达50.2%,NAND闪存也有36.6%。只要你生产手机,就离不开三星。

苹果很牛,面板和内存却是三星的,CPU也找三星代工。华为和HTC都曾因为三星断供吃过大亏,前者栽在UFS闪存上,后者栽在OLED面板上。 如此“变态”的控制力,甚至引发了行业的恐慌。

宏碁创始人施振荣和台积电老板张忠谋公开表态说,三星是台湾IT业的敌人;鸿海董事长郭台铭则声称,打败三星是他毕生的目标。日本 科技 界,同样对三星“恨”之入骨。但目前,它的地位依然牢固,强者恒强。

三星称霸的领域,也是中国人最心痛的短板。 多年来,我们一直大量进口原油,但鲜为人知的是,早在2013年半导体就取代石油成为中国最大的进口产品,年进口额超过2200亿美元。这其中,三星“贡献”了一大半,韩国因此成为中国最大的贸易逆差国。 然而,谁又能想到,就是这样一家控制力惊人的企业,40年前还在给日本人打工,30年前还在生产廉价的“地摊货”,20年前还在被索尼吊打。

是什么让它实现了惊天逆转? 01 三星的逆袭,得益于它在半导体上一次又一次赌徒式的投资。 这个韩国最大的财阀,起点只是一家小商会,由李秉喆创办于1938年,最早做贸易,贩卖干鱼、蔬菜、水果到中国。60年代涉足制糖、织布、化肥等领域。1969年成立三星电子,开始生产黑白电视。

六七十年代,全球电子产业飞速发展。李秉喆敏锐地意识到,这个高附加值的行业是韩国未来的希望。但他的想法也仅仅是给日本三洋打工。 当时,半导体技术垄断在美国和日本手中,李秉喆不敢有太多奢望。

公司大多数人,包括关系亲近的社长,都反对投资半导体,连政府也不看好。 这个时候,他的小儿子,从美国留学归来的李健熙站了出来,对父亲说:“爸,就算只有我一个人,也要试试看那件事!” 于是,在“半导体会搞垮三星”的过激言论中,李健熙开始了自己的创业。1974年,他用自己的资金,买下韩国半导体公司,剑指当时正在兴起的内存技术。

内存又叫存储器,是大多数电子产品的主要部件。根据不同的技术,分为很多种类,目前主流的是DRAM内存和NAND闪存,前者用作手机和电脑系统内存,后者用作手机闪存和固态硬盘(SSD)。 野心勃勃的李健熙很快就尝到苦头,他先后50多次前往硅谷,引进技术和人才,倾注巨大的努力和投资,还是不断亏损。

走投无路之下,父亲终于出手,派得力干将来辅佐自己的儿子。两次石油危机让他意识到,身处资源匮乏的小国,三星的未来是半导体。 他说:“一定要在我闭眼之前开始这个事业,这样三星才会安然无恙。”1983年,三星在京畿道器兴建立第一个半导体工厂,正式向内存宣战。

然而,父子两人都低估了这场战役的惨烈性。 在人们印象中,电子产品每年都降价。 但内存很奇葩,它和化工品一样,是重资产、强周期,价格大起大落,涨起来数钱数到手软,跌起来连自己都想砍。

好处是,一旦熬过衰退期,你就是号令天下的老大。 在这个行业混,策略只有一个,要么拿钱砸死对手,那么被对手拿钱砸死。 英特尔是这个行业最早的玩家,1970年就将DRAM投入大规模应用,四年后横扫80%的市场。 之后,日本人异军突起,击败了英特尔。

当三星染指这一市场时,日本人已经是世界霸主。好不容易突破技术封锁,从当 时尚 不起眼的美光手中购得64K DRAM技术,就遭遇了行业的第一次衰退。 1984年,三星刚推出64K DRAM,内存价格就暴跌,从每片4美元雪崩至每片30美分,此时三星的成本是每片1.3美元。

换句话说,每生产1片亏损1美元。到1986年底,累计亏损3亿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