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起起伏伏的人生,如同过山车一样。”

2015年6月1日,风光无限的李一男曾在小牛电动首款车型N1发布会现场上感慨万千。这一天,是他45岁生日。

然而,这场发布会仅过去两天,李一男就被深圳警方刑事拘留,到2016年,则因其金沙江创投期间“内幕交易”最终被判刑两年六个月。2017年底,李一男刑满出狱,随后一年,小牛电动成功在纳斯达克敲钟上市。

这位少年天才,曾以华为“前太子”为世人所熟知并出圈,半生经历跌宕起伏,但并未被生活打倒。2018年,李一男将目光转向新能源车行业,意图复制小牛电动的创业神话。

但四年过去,在屡次推迟交付日期后,李一男或许在2022年12月的冬天,再次遭遇到人生的另一场“滑铁卢”:

12月7日上午,自游家(NIUTRON)的一纸公告将之再推风口浪尖,面对24376个用户的下单,自游家无法如期交单,也难说再见。

一、“我们期待的美好旅程还没有开始,就即将结束。”

12月7日上午,自游家(NIUTRON)汽车在官方微博宣布,其首款车型自游家NV短期内无法交付车辆,并将在48小时内全额退款:“由于我们自身的原因,NV在短期内将无法交付,这意味着我们期待的美好旅程还没有开始,就即将结束。”

公告中还指出,自游家将对已支付1000元意向金的24376名用户,将在48小时内全额退款,而涉及的退款金额或达到2400万元。尽管,自游家官方表示会为用户赠送一台自游家NV车模,并附送200元星巴克消费卡。

然而,面对最关键的问题:何时才能真正交付?公告中并非直接提及,反而一句话,显得意味深长:“期待未来还有机会再重聚!”

而结合近期种种迹象,无一不在表明,这一家话题度颇高的新能源车企,正在遭遇一场前所未有的重大变故。

事实上,自11月开始,自游家已经传出种种人员变动的消息。最新的消息是,12月6日当天自游家所有一线销售人员的企业微信已被停用,无法跟外部人员联系。

到了12月7日,自游家一线销售人员开始办理离职手续,根据入职时间长短发放遣散费:6个月内给予1倍赔偿,6个月到12个月2倍,12个月到18个月3倍,18个月到24个月4倍。

近期,自游家的母公司火星石科技则频频曝出员工遣散消息。对此,自游家官方向媒体回应称,传言不属实,公司目前运转正常。

但无论如何,这一家自2018年11月正式立项,2021年更是完成5亿美元A轮融资,获得IDG、COATUE等全球知名机构投资的公司,正走到了存亡的十字路口。

何以至此?

二、自游家为何“倒下”?

12月7日,自游家在公告中提到,因“自身原因”无法如期交付——而网易科技从自游家内部人士了解到,资质问题,或许是这一场变故的根源。

事实上,自2018年11月,牛创新能源造车项目正式立项以来,随着资金、团队、技术步步到位,但李一男造车的关键一步:“资质”问题,则一直前后受阻——2021年12月15日,牛创新能源推出全新汽车品牌“自游家”。

2022年10月,牛创新能源更名为火星石科技,随后发布首款车型自游家NV,该车型原计划于今年12月底前完成交付,但因为火星石科技无法取得汽车生产资质,该车型由大乘汽车负责生产。

此前的2018年,众泰汽车董事长的吴建中将众泰金坛基地和抚州基地交给其子吴潇,吴潇借此创立了大乘汽车。而彼时的众泰金坛基地,也就是现在位于常州的江苏金坛大乘汽车科技产业园,正是自游家NV的诞生地。

正因如此,李一男本希望盘活大乘汽车在常州金坛区的工厂,同时借着大乘汽车的资质来造车。

然而,牵手大乘汽车代工,却拖累了自游家NV的交付——在自游家NV新车亮相后不久,大乘汽车因为债务因素导致工厂停工,从而引发了生产资质不过审的情况。

事实上,大乘汽车拥有的燃油车和新能源车的造车资质,并没有通过工信部关于停产24个月以上的新能源车企复工生产的核查标准。

今年11月底最新一批《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中,并没有出现大乘汽车以及自游家相关的车型申报。

这也就意味着,李一男的自游家NV“倒”在了资质审批上。

可以说,对于新入局造车企业,造车资质直接决定了能否量产上市。一般而言,新造车公司主要通过代工生产(如江淮汽车为蔚来代工)、收购资质(如小鹏汽车收购广东福迪获得生产资质)、三是申请资质(如哪吒汽车)。

然而,最近两年新入局玩家已经很难通过自主申请拿到造车资质,因此,只能选择代工或收购。并且,今年年初工信部发布了《关于开展新能源汽车委托生产试点工作的通知》,进一步明确了采取代工模式合作的两家企业,都需要具备生产资质。

正因如此,李一男的火星石科技无法直接找车企代工。但解决方案则为,通过和大乘汽车建立合作的方式生产:因此,自游家品牌也成为了火星石科技与大乘汽车联合创建的品牌,而自游家与NITURON等商标均由大乘汽车注册。

但最近几年,众泰汽车的巨额债务以及产品未能达到相关要求,受此拖累,目前大乘汽车的工厂已经停产多月。而大乘汽车工厂要想重新开工,则需要接受主管部门核查。而截至目前,大乘汽车未能完成主管部门的资质审批。

而这,或许成为自游家未能如期量产上市的根源所在。

三、又一个漫长的冬天

自游家之所以备受关注,很大程度源于其创始人李一男。

他曾被称为天才少年,15岁入读华科少年班,研二获得华为的实习机会,入职华为的第二天就升任工程师,27岁成为华为最年轻副总裁。而在华为的高光表现,则让他一度被称为华为太子,任正非的接班人。

随着在华为的“两进两出”,李一男开启自主创业之路,并一度加盟百度担任CTO,并涉足投资界。

虽然,这些年来李一男曾因内幕交易罪被判入狱。但在纯粹的商业领域,因其在小牛电动的成功,其领导力与战略眼光被世人所称道:此前,李一男加入小牛电动用一个月的时间搭建了团队核心成员,并成功拉来了4000万美元的A轮投资。而选择造车之路后,李一男则一口气拉到了5亿美元融资。

尽管,今年国庆节自游家NV上市后,虽因其续航与定价被人所质疑——例如,其纯电版本的长续航版本CLTC续航里程560km,但售价为31.88万元,而同级别比亚迪唐EV长续航版本里程已超700公里。

但对于一款即将上市的新车而言,自游家NV的智能座舱,以及搭载双地平线征程5芯片,算力提升至256TOPS,全车将配备12个超高清摄像头,并能够实现双屏运行双系统等智能化领域的诸多亮点,也为其贡献超20000订单,成绩仍显得不错。

或许,人们对李一男的能力很难有质疑,对自游家也会有期许:尽管,随着交付的无限期推延,所有围绕这款车的对比、赞美、批评,一切的声浪,不得不戛然而止。当下的自游家,颇有一种“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悲壮。

但正如一个观点所言:“中国企业需要面对的风险,不仅仅有商业领域。”

“走不下去就走不下去。肯定会难过,你只能回家哭,我也不是第一次经历公司倒闭了。但至少我们要留下最后一笔钱,付遣散费,N+1,满足国家法律法规的要求。

我大不了看钱不行了就不搞了,先把供应商的钱还了。”今年5月份,李一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如是说道。

但商业的归商业,情怀的也终归情怀。对于李一男来说,或许,他不得不再度面对人生中又一个漫长的冬天。

李一男造车迷局:公司成立4年 新车交付的临门一脚 黄了!-优客号

文章出处:网易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