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优客号首页
  2. 数码

窦唯《重返魔域》操盘手:他已成仙,我是屌丝中的战斗机

窦唯《重返魔域》操盘手:他已成仙,我是屌丝中的战斗机“编者按:“共享马扎现身北京”、“史上最长公司名“、“窦唯献声《魔域》手游”、“心中有沙,哪里都是马尔代夫”…这些刷屏案例背后,竟都是同一个操盘手:一个自称屌丝中的战斗机的“中年”胖大叔。

“编者按:

“共享马扎现身北京”、“史上最长公司名“、“窦唯献声《魔域》手游”、“心中有沙,哪里都是马尔代夫”…这些刷屏案例背后,竟都是同一个操盘手:一个自称屌丝中的战斗机的“中年”胖大叔。

他还曾是爆火一时的“校门舞男”、阿里中供铁军的销售冠军、千团大战的炮灰创业者……

虽然拥有诸多名号,他却仍然认为自己是个“从泥里爬出来的人”:

“国贸路上有张名片,就算上面有吐沫我也会捡起来看看,有没有机会合作。”

“一篇文章能不能成为爆款,首先要看能不能把屌丝打动。”

“你只有把自己往低了看,才可能走得更远。”

采访、撰文:于蒙

| 肖剑,新旗互动创始人,首席病毒官。昨天,他很兴奋地发了朋友圈:《魔域》手游充值破亿。

01

他是不是脑袋出问题了?

肖剑称自己是“过气网红”。

2011年,他在几十所大学门前跳着不协调舞步的视频火了。2600万点击,十几万微博粉丝,新华社、央视等媒体报道,让肖剑红遍了主流和社交媒体,以“校门舞男”的名号。

“校门舞男”和龅牙哥、东北英语哥一起,成了中国第一批网红。直到现在,他的微信头像还是自己舞动的身影;在演讲、接受采访时,他也从不吝啬展示舞姿。

| 肖剑的微信头像。

毕竟那是他人生的转折点。

在成为网红之前,他曾卖过酱油、做过阿里铁军、赚过十万月薪,也曾盲目加入千团大战,创业失败,几乎花光了所有积蓄。

快过27岁生日的一个冬日,肖剑在武汉的一座立交桥下看到一对患了脆骨病的父女,他至今记得那个场景,“我感觉他们没有骨头,浑身软塌塌的。”

他并不是个非常感性的人,凡事都用数据说话、极度结果导向。但那一刻却莫名生出同命相怜之情,觉得必须帮帮他们,也隐隐感到这件事情可以让自己再一次找到存在感和价值感。

创业时,为了吸引流量,他曾策划了在武汉高校门前跳舞的活动,获得了东方卫视的报道。后来公司虽然没做起来,但他想借助这个模式,吸引更多人关注脆骨病群体。

在全市高校跳舞不够火,那就全国,他自费跑遍了全国11个城市的300所高校,还带着自己的弟弟当摄影师。

| 他弟弟最初也觉得他疯了。

白天拍视频,晚上在火车上剪辑,奔赴另一个城市,虽然辛苦、没有收入,但肖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坚定,“没有任何乱七八糟的想法,就是要把这件事做完”。

然而他的家人却并不为他感到骄傲,甚至一度以为他被骗进了传销组织。

“我们那个小镇上所有人都在电视上看过我,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我爷爷和我爸说,他是不是脑袋出问题了。”

肖剑的家在湖北荆州的一个小村镇,传统观念盛行。快30岁还没娶妻生子,辞掉高薪工作,把自己的积蓄挥霍一空,竟然还带着弟弟去搞什么公益……他的这些行为在亲戚邻居的口口相传下,成了不肖子孙的“罪证”。

但这并不能左右他的选择。虽然此前只在阿里铁军工作了两年,但那种“你相信一件事情,就马上去干,all in去干,最后一定能成”的信念,已经深深烙在他的心里。

02

就算名片上有吐沫,我也会捡起来看看

不只是跳舞做公益,肖剑的每一次转型都有点“不顾一切”的意味。

大学毕业后,他进入海天酱油做培训生,两三年间从办事处主任一路升到湖南省区域经理,赚着两万五的月薪。2008年,长沙的平均房价是每平米4000元。

但是,工作两年后,他身边的人开始创业,一个比他小5岁的朋友做电商卖T恤衫,一年收入八百多万,他开始焦虑,“难道我连这个小弟弟都超越不了吗?”

也是那年,马云在央视《赢在中国》发表励志演讲,“很多创业者是晚上想想千条路,早上起来走原路”、“未来如果没有电子商务就无商可务”,让一直踌躇的肖剑坚定了信念。他决定先从加入阿里巴巴开始。

阿里中供铁军最初不要他,“阿里喜欢招苦大仇深的人,只有真正卑微过的人,才适合去前方打仗,我还不够”。

但他打定了主意,要背水一战,“我说你给我三个月机会,如果你后悔的话,那我自己会走,不会让你淘汰我。”

马云说中供铁军是他最喜欢的团队,是“最有阿里味儿”的团队。

21世纪初互联网寒冬,即将烧完融资的阿里巴巴,建立了“中国供应商”队伍。他们依靠着挨家挨户的地推销售,培育了中国第一批触网商家,中供也成为阿里最早盈利的项目,塑造了一大批阿里高管和创业CEO。

滴滴打车创始人程维,原美团网COO干嘉伟,原大众点评COO吕广渝,赶集网COO陈国环,去哪儿网总裁张强,这些互联网行业的大咖们都出身中供铁军。

进入中供后,肖剑的工资从两万五一下降到两千五,只能靠业绩奖金提升收入。这是他的第一次“清零”,而且毫无讨价还价的余地,“在阿里铁军,如果一个月签不了单,就会被review,两个月签不了单就走人。”

但后来最多的时候他一个月可以签17单,拿十几万的奖金,而铁军的平均业绩是每月二点几单。他的工作方法与众不同,别人都出去跑业务,他却在办公室里当“坐家”。

他从客户关系管理系统里找到几年前的外贸公司业务员,预测这些人肯定有一部分已经成长为公司领导,于是他搜集了5万个手机号,挨个发短信:周末愉快,我是阿里巴巴系肖剑……果然,之后的几个月他总会收到主动送上门的业务合同。

肖剑还关注一些“战略合作伙伴”——DHL快递员。“不要小看他们,一个地方是否产生新的客户或者贸易,他们最先知道”。他每个月都会把快递员请到一起聚会吃饭,哪家公司寄了国际快递、收到了样品……精准的新**又送上门了。

| 肖剑获得的阿里铁军“尖刀战士”小金人。

《阿里铁军,马云最喜欢的团队》一书的作者之一宋金波评价中供铁军是一支“令人着迷”的队伍,因为“它有非常高远的理想,同时脚步也可以踩得很低。”

阿里巴巴B2B事业群总裁吴敏芝说,“我们是最坚持的理想主义者,也是最务实的实践者。”

肖剑深受铁军团队气质的影响,“做公司要有三板斧:使命愿景价值观”、“共享共担,平凡人做非凡事”,这些体现阿里文化的词语经常条件反射般地出现在他的叙述中。

他常说自己是个理想主义者,“我之前的所有工作,我都不觉得我自己在拿工资”,“我坚信的就是吸引力法则,你相信这件事情能做成,外面的整个磁场都会帮你把这件事情做好。”

但他又没有理想主义者的的清高,十分接地气。“在国贸这样的地方,地上如果有张名片,就算上面有吐沫我也会捡起来看一看,是不是有机会合作。”

他要求自己每天至少要见6个人,“如果见的人少于5个,我心里就会发毛。”他总担心错过了什么好机会。

03

我觉得自己是屌丝,屌丝中的战斗机。

2011年,肖剑在阿里干出了自信,觉得自己“什么都能卖得出去”,当时团购正在风口浪尖,千团大战中王兴和美团的成功让肖剑心潮澎湃,他感到必须抓住这个机会。

8月,团购网站已经达到5000家,淘宝上5000块钱就能买到一个团购网站模板。肖剑闭着眼跳进了一片红海,很快就沉没了。

创业究竟是如马云所说,重要的是“经历过”,亦或是,失败就是失败,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肖剑当时并没有想清楚这个问题,但正是在这段迷茫期,他遇到了让他决心帮助的脆骨病父女,也让他有机会成了2012年红遍全国的“校门舞男”。

很多人质疑他的动机,做公益还是想出名?肖剑说自己不是想红,也并不认为自己能凭借不太协调的舞姿成为所谓“舞男”。

他只是在用一种被实践检验过的接地气的手段,去完成一个看起来有点理想主义的目标。而把手段和目标混淆,却是人们进行道德审判的时候最常用的方法。

肖剑备受困扰,最终在一次发微博评论电影而被网友炮轰之后,他决定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接受了一家广告公司的offer,在快30岁时终于当上了北漂。

他至今还记得,从武汉到北京的高铁票520块5毛,还是他问朋友借的。

跳了一年多舞,帮瓷娃娃获得了不少关注,也募到不少钱,自己却跳到身无分文。但他竟然还挺满足的,“你做一件事情,至少要感觉到这个社会需要你,人需要这种成就感。”

另一方面,他也“无心插柳地找到了自己喜欢并擅长的领域”。从那开始,新媒体内容营销成了他的主战场,刷屏成了他的使命。

后来他创立的病毒营销6P理论,也从那时开始逐渐成型。此后的几年间,他打造了诸多让营销人眼红的刷屏案例——

“寝室两女生惊艳弹唱《爸爸去哪儿》”

“只要心中有沙,哪里都是马尔代夫”

史上最长公司名“宝鸡有一群怀揣着梦想的少年相信在牛大叔的带领下会创造生命的奇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共享马扎现身北京”

“窦唯献声《重返魔域》”

其中的“心中有沙,哪里都是马尔代夫”是肖剑的成名作。这个作品也来自他的一次“不放过任何机会”。

他去南京出差和客户开会,但却没能达成共识,“我说我不能白来一趟浪费路费啊,就马上约了途牛的CMO。”当时已经晚上6点,他立即赶过去洽谈,于是就有了后来的心中有沙。

途牛的百度指数因此从一万多涨到接近7万,视频首周播放量达到3500万次;肖剑和他刚刚创立不久的新旗互动也因此成了病毒营销领域的新星。

此后,接踵而至的刷屏让肖剑对自己的6P理论越来越自信,但也有人会质疑这种营销的定位不一定符合产品的定位。

“营销的定位一定是容易传播的人群,而不一定是产品针对的人群。怎么炸怎么来,(不接受的)我们就用案例把他碾压,反正大家追求的都是最后的曝光和转化。我们为你结果负责,你可以不听我的,最后丢乌纱帽是你。”

“我觉得至少在新媒体内容营销领域没有哪家公司有机会超越我们,因为我们在案例方面形成巨大的壁垒了,你有种做10个刷屏案例给我们看看?”

在谈到成功案例的时候,他就像在说自家优秀的孩子,所有经历、细节、数据都能脱口而出,周身散发着兴奋和骄傲。

但说回自己,他又恢复了轻松的口吻,“我觉得自己是屌丝,屌丝中的战斗机。”

他还把自己的理论称为“土八路、土方法”,“我觉得所有的人,所有的公司在做传播的时候都要有一个屌丝的基因。包括我们写文章,做自黑,你这篇文章能不能成为爆款,你要首先想到能不能把屌丝打动。”

肖剑把这种认知归因于自己的农村出身——把自己放得很低,肯吃苦、务实、接地气,但同时,他内心一直埋着一颗逆袭的种子,渴望总有一天要鱼跃龙门。

高中他从家乡考上了县一中,发现同学都穿李宁运动鞋,他内心暗暗期盼着自己有一天也能穿上名牌。但等上了大学,能买得起李宁了,名牌的概念却变成了耐克和阿迪达斯。

外面的世界越来越精彩,肖剑意识到自己必须一刻不停地往前跑,“别停下来,因为一旦停下来,你就落后了。”

04

去跳舞吧,就像没人笑话你一样。

海天酱油、阿里铁军、辞职创业、校门舞男、北上求职……肖剑的每次选择都在清零之前的经历。

他相信30岁前不要存钱,要多给自己找些磨难;他推崇“唯快不破”,想辞职时多待一天都感觉浪费,住的地方永远离公司不超过5公里;他不做什么人生规划,找到新的赛道就去尝试,直到发现创意和营销是自己最适合的领域。

最近他又在寻求转型。

“营销有个问题,你做完一个策划之后,留下什么?用户的价值会增加、品牌会溢价,但这个事情没有后续了。”

他希望像“逃离北上广”一样,把营销沉淀为内容,而不是只有冷冰冰的数据。他还想帮助身边的营销人、创业者,让他们少走弯路。

年过三十的肖剑,似乎在寻找一个更深层的自己,整个人也逐渐变了气质。

他偶尔会回忆起小时候的一次意外,“我掉到水里面了,自己也没觉得多危险,只是世界变了一下,然后突然有一双手把我拎了起来。”

记不清是什么时候,也不知道是谁,但这次梦境一般的经历却对肖剑影响深远——在别人有需要时,他总愿意帮一把。

于是他做了视频内容《一脉》,传承阿里铁军的故事和文化;《创业的一千零一种死法》,总结创业者容易掉入的坑;他还投入更多精力分享自己的营销理论,力求带着更多的人一起刷屏。

他开始享受成就他人带来的快乐,从原来的把6P当成自家秘诀私藏,到现在的“有概率被别人抄是件好事情”,他的心态变得开放,但是内心的坚持却始终如一:

去爱吧,就像从没受过伤一样。

去工作吧,就像不需要工资一样。

去跳舞吧,就像没人笑话你一样。

“这就是我。可以把这句话写成我的人生格言。”

—  End —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优客号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oukehao.org.cn/article/115681.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优客号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