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优客号首页
  2. 数码

X型Y型文案OUT!如今好文案只分两种:伤肝型和伤肾型

X型Y型文案OUT!如今好文案只分两种:伤肝型和伤肾型还记得自嗨型文案吗?某位教授总结出一套文案区分法:X型文案和Y型文案,萎靡一时。此人关于文案的区分方式值得商榷,但初衷一定是好的:为了证明自己是个牛逼的Y型文案。不管明天的你是否会想起,

还记得自嗨型文案吗?
某位教授总结出一套文案区分法:X型文案和Y型文案,萎靡一时。
此人关于文案的区分方式值得商榷,但初衷一定是好的:为了证明自己是个牛逼的Y型文案。
不管明天的你是否会想起,昨天吹过的牛逼,想写出好文案是真不容易,比三陪还累人。
三陪是陪吃陪喝***,文案则要做到:解决实际问题、吸引群众目光、兼顾美感和创意、阅读量惊人、YY手段多样、耐摔耐艹、哲学史实一点即通、精益求精实事求是…… 八面玲珑,孤独到死。
别慌脏,还有救。
X型Y型文案一去不复返,好文案的真正标准才见揭晓:伤肝型和伤***型。
学会这两招,杀人于无形。
喝酒买醉,这会伤肝;以药治病,则是伤***。
读到这里你可能还是懵懵哒,让我用另外两个不那么猥琐的词汇来进行一次深入的类比:
伤肝型——情绪引导类文案;伤***型——思维引导类文案。
两种文案的共性,如此一览无遗:“引导”。不像有些人,就喜欢追随被人嚼烂了的热点,抄袭创意甚至照搬全抄,他们注定是群 loser。
好文案,必须具备领袖气质,才能“引导”读者。
怎么做?往下看。
伤***型——思维引导类文案
以药治病病好了,***却透支了
人人都有病。比如人的理性思维就有偏差和局限,这时需要思维引导类文案来救场——你脑子有病没关系,我这里有药啊。
但大部分人都不肯承认自己脑袋短路,怎么办?
思维引导类文案将通过细火慢炖的方法,一步步由浅至深,有预谋地让你放弃原有的“病态”观点或拓宽思维局限,接受文案的最终观点。
具体做法是,把已知讯息作为背景,透露一条未知讯息;再将刚才透露给你的讯息当做已知讯息,继续告知给你一条未知讯息,终极观点就藏在最后。好药需要慢慢熬,药效才能缓缓渗透。
终归是药三分毒,等到病好了,***却透支了。想要好文案?先贡献出你的苹果***。
伤***型文案仅靠一个公式就能搞定:背景—冲突—答案。该公式来源于文案神书《金字塔原理》。
背景 
即背景事件介绍:如美联航事件的背景是乘客被暴力拖下飞机,事件发酵后成为人人已知的背景事件。
冲突
背景基础上的不可思议事件,也是文章写作的根源:美联航拖拽乘客被人人谴责,群众居然自发为美联航打广告。
答案
详解冲突的原因,升华文章的主题:替美联航打广告的内容是,①对您和您的行李,我们一视同仁🙄 ②我们保证能让您躺着,就绝不让您坐着🙃 所谓广告,原来是对美联航的挖苦。
原本支持美联航的人会感到羞耻,转变观点,开始破口大骂“美联航好傻逼”。太棒了,此时他们已经接受了思维引导类文案的终极观点。
一篇伤***型文章的构成,就通过一层层的套用“背景—冲突—答案”公式,以读者接受文案的最终观点为目的。
伤***型文案实例
•     公众号@小道消息•     4月13日推文《一个名叫魏则西的青年离世一周年》
PART 1
魏则西去世一周年,再次提起此事,颇有些感慨(人人已知的魏则西事件背景)
更感慨的是,有些人还搞出阴谋论(不可思议的冲突事件)
有些人因为我写那篇《青年魏则西之死》加上我当时在某公司任职,猜测我联合一些人炒作。(造成冲突事件的原因,即答案)
PART 2
我也是看了《一个死在百度和部队医院之手的年轻人》这篇文章激起义愤,才写了那篇《青年魏则西之死》(否认阴谋论,透露文章创作的真正背景)
写完其实没想到会引起不小的反响(一篇文章居然能撬动群众,实乃不可思议的冲突事件)
从此知道,这样的社会热点凑不得,是毒药(答案)
PART 3
百度也有很多员工在关注此事,也没有人说我是炒作此事(此时笔者早已把“我不是在炒作”当做了已知的事件背景)
事件出来之后,腾讯大佬把几个人拉到群里讨论怎么才能提供更好的信息,我和王小川在微信群里还大吵了一架(吵架绝对是个冲突性事件)
因为我说搜狗医疗广告也不少,王小川找各种借口搪塞(说明吵架原因,即冲突事件的答案)
PART 4
事件之后,腾讯正视了问题,微信的搜索质量改进了许多(以腾讯大佬在微信群里讨论魏则西事件为背景)
一年之后百度的医疗广告又悄无声息的上线了(百度居然再次上线医疗广告,冲突事件)
一个青年人的死真是不能唤醒什么,悲哀(答案,呼应标题)
如此一来,原本猜测小道消息阴谋论的人,这下该好好反省了。
分析了这么多,你可能要问,难道笔者写作的每一步都在套用公式吗?其实,对于技巧娴熟的人来说,他们写就一篇思维引导类文章,只需要做到一点:先说读者知道的,再说他不知道的。
既然读者接受了已知事件,思绪已被带入文案之中,也就更能接受你即将提出的其他观点。
至于技巧不娴熟的文案人,憋说了,咱们先学学套个公式吧。

伤肝型——情绪引导类文案
一杯二锅头,呛得眼泪流生旦净末丑,酒精肝找我
二锅头,太上头,喝了这杯眼泪流。情绪引导类文案的目的,就是一上来把你灌醉,让你哭的稀里哗啦。所有的高潮都放在前面,等你哭完也笑完,文章就此打住。
有时高潮是要来得快一些,否则读者刚刚酝酿出情绪,文章就结束了,What’s up?
只是一个没忍住喝了二十斤,酒精肝就找上门来。想要好文案?再贡献出你的小心肝。
伤肝型文案也有一个类似的公式:冲突—背景—答案。该公式依旧来源于文案神书《金字塔原理》。
冲突、背景、答案都在上面介绍过了,伤肝型文案通常以不可思议的冲突事件作为开头,激起情绪,随后介绍该事件背后的相关背景,以及冲突事件的原因,最后升华主题。
如此看来,只是表达顺序和伤***型文案有所颠倒,真的能从思维引导一下转变为情绪的引导吗?
让我们看个例子。
伤肝型文案实例
•     公众号@咪蒙•     4月7日推文《我老公嫖娼,被我前男友抓了》
PART 1
我这辈子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脏话。一直到这一刻。老公嫖娼被抓,我还是忍住了没说脏话。一直到这一刻。我抬头看向抓捕我老公的警察,是我的前男友。我!操!(老公嫖娼以及在最尴尬的时候偶遇前男友,两次冲突性事件)
我想象过很多次和前男友程诺的重逢。虽然场景和对白各不相同,但想象中的我,总是光鲜亮丽的。(这是每个女生都有过的YY,属于背景事件)
程诺问,姓名?我不说话。出生日期?我不说话。于是承诺默默打上我的姓名和出生日期…… 交往七年,他对我的过去无所不知。打到联系电话的一栏,他说,我不知道你的新电话号码。接着问,现家庭住址…… 分手七年,他对我的现在一无所知。(偶遇前男友的冲突事件结果:从录口供的一问一答中,得出二人目前的现状)
PART 2
我和程诺大约命里犯冲,总在自己最狼狈的时候见到对方(表明两人相遇“总在最狼狈的时候”,和“在最美好的时候遇见你”的已有认知冲突)
第一次见程诺,他刚当片儿警,一身警服,正跟路边停车的车主纠缠(介绍背景)
不过这个纠缠,嚣张的是车主,怂的是警察。程诺满头的汗,一脸的红,不停地道歉。我撇了撇嘴,真怂(揭露冲突事件的答案,即狼狈相遇的原因)
PART 3
程诺沉吟片刻,说,我建议我们在一起,这样就能时刻互相监督(突然性表白的冲突事件)
我点点头,说,有道理,我们最怂最挫的一面,只留给对方看吧(呼应上段“我们总在最狼狈的时候见到对方”的背景)
因为见到了对方最丢人的一面,我们决定在一起(解释冲突事件——为什么要“在一起”)
……
我说,分手吧,我俩命里犯冲,在一起就没有好过的时候(分手和表白均属于冲突事件)
程诺点点头,说,有道理,我们最怂最挫的一面,只留给对方看吧(呼应背景)
因为见到了对方最丢人的一面,我们决定分开。(解释冲突事件,即分开的理由)
PART 4
程诺说,这是我两天前刚签的离婚协议书,还没来得及寄出去。我翻开程诺刚才抽出来的文件,上面写的不是“离婚协议书”,而是“工作日志”。(两次冲突性事件)
我说,你没有必要为了安慰我,把自己说得那么惨……程诺说,我撒谎是因为不想再让你看到我狼狈的样子。我过得比我说的更不好。我问,还能比这更差么?(再次呼应“遇见即狼狈”的背景,同时引出另外一个冲突)
程诺定定地看着我,说,因为我爱的人不幸福。这就是我的人生中最坏的结果。(程诺过得不好的原因,原来是因为我不幸福)
以上只是摘取了文中的部分,已经能够看出关于“冲突—背景—答案”公式对于伤肝型文案的作用。你还能够看到,①在公式的层层套用之上,冲突事件的叠加可以让效果翻倍;②背景之中也可以嵌套冲突。
公式可以无限变形,但道理是不变的:先说读者不知道的,再说他知道的。
和伤***型的思维引导式文案不同,伤肝型文案的重点并不在“答案”,而在于“冲突”。记得小说《局外人》的开头是这么写的,“今天,我妈妈死了,也可能是昨天。我不记得了”。
相比,如果你现在读的这篇文章,开头就提出“伤肝型和伤***型文案”这个冲突性事件,你一定会疯,尼玛这是个毛?
现在,我一句一句说下来,你是否已经get到此文希望你接收到的最终观点?
康木昂,和我大声念一遍:文案不要太健康,伤肝伤***来一发。
作者:边大娘来源:边铁轴本文为作者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来源。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优客号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oukehao.org.cn/article/114578.html

如若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优客号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